当前位置:E融小说>都市言情>暖色烂文(1V1)> 番外(顾思源视角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番外(顾思源视角)(1 / 2)

</dt>

&emsp;&emsp;那年,生活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。

&emsp;&emsp;叶清搂着她的肩出现在我们面前,乐呵呵地介绍:“跟哥几个介绍一下啊,这是我同桌,苏烂。”

&emsp;&emsp;苏烂……

&emsp;&emsp;她嘴巴翕合,似是想说些什么,最后只是向我们点头致意。以至于对她的第一印象,是漂亮,沉默,又有些冷淡的人。

&emsp;&emsp;和她一起坐在车上的时候,她好像有点心不在焉,呆呆地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&emsp;&emsp;对一个人感兴趣的开始,就是你忍不住想要了解她。

&emsp;&emsp;我连着问了她几个问题,在问道:“为什么突然转学来f中了?”

&emsp;&emsp;她没再回答我。

&emsp;&emsp;她有秘密,我想。

&emsp;&emsp;在门口的时候,她突然拉住我,害怕会被拦下来的样子有些可爱。

&emsp;&emsp;后来我在那个局上听说了很多关于她的传闻,实在有些不堪入耳,我觉得恼火,尽管也是刚认识她,可是我能看得出来她藏在冷漠外表下的单纯和可爱。

&emsp;&emsp;出门抽烟的时候,我看到坐在阳台上的她……

&emsp;&emsp;真的……好美。

&emsp;&emsp;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她的样子,现在想起来,心脏还是会控制不住地狂跳。

&emsp;&emsp;那就是开始吧,我想。

&emsp;&emsp;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,那不光光是我的开始,也是他们的开始。

&emsp;&emsp;易修文说要送她回家,我常常会想,如果那天我再坚持一点送她回家,结局会不会有什么不同。我甚至还偷偷怪过叶清,想当初他那杯水要是没泼到她身上,结局有没有可能,也会不一样。

&emsp;&emsp;哈哈哈,说笑了。

&emsp;&emsp;……

&emsp;&emsp;她生病的那次,我是真的吓坏了,你说人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下去,太吓人了,还好被我接住了,还好&emsp;是被我接住了。

&emsp;&emsp;大概也是那一天开始,我才确定了自己切切实实喜欢上了这个女孩。我独自沉浸在这份情谊里,以至于忽略了太多东西。

&emsp;&emsp;比如她和我说话时的心不在焉,比如她不断往外张望的眼神,比如醒来看到床边是我时,她眼底溢出的失望。

&emsp;&emsp;我曾经也谈过几个女朋友,都是新鲜感作祟,快餐式的,新鲜感没了也就没了。苏烂于我来说,开始就是不一样的,我的心会因为她一动再动,我享受着她时而带给我的心神荡漾,这一次,我想要慢慢来。

&emsp;&emsp;慢慢来,慢慢来……哪里由的我慢慢来。

&emsp;&emsp;打球那天,我才刚露出些我的心思,阿文拉着她离开,我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。和叶清他们吃饭的时候,叶清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,散了支烟给我,跟我说,他们在一起了。

&emsp;&emsp;犹如一盆冷水,将我从头浇了个彻底。

&emsp;&emsp;这些日子里被我刻意忽略的细节一帧一帧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&emsp;&emsp;和他们呆在一起的时候,苏烂的目光好像总落在阿文身上。而阿文……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,我没见他对一个女生这样有耐心,不对,应该说除了陈可之外,苏烂是唯一在他身边出现的女生。

&emsp;&emsp;原来啊原来。

&emsp;&emsp;在我看不见的地方,在我以为绝对安全的情况下,他们早已选择了彼此。不气恼是不可能的,一阵没来由的被背叛了的感觉,我心里竟觉得是阿文插足了我和苏烂。

&emsp;&emsp;可笑的是,苏烂从没有一刻属于过我。

&emsp;&emsp;平安夜那天,他们手牵手出现在众人面前,这说明,他们的感情已经很稳固了。

&emsp;&emsp;那天,我见到了不一样的苏烂。

&emsp;&emsp;她会自然地缩在阿文的怀里,和他分享讨论手机上有趣的东西;她会因为阿文凑在耳边的一句悄悄话而红透了脸;他们会亲吻,在人面前只是轻轻地触碰,我却看出了无数缠绵的味道。还有她醉酒之后,对阿文绝对的依赖……

&emsp;&emsp;他们相处的如此自然亲昵,眼里都是彼此。我嫉妒的发疯。?

&emsp;&emsp;那天晚上我梦到了苏烂。

&emsp;&emsp;一些和她经历过的,不连贯的场景,幻灯片一样不停地重复播放,不知重复了几回,我在梦里挣扎着想看和她的后续,或许她也会缩在我怀里,和我讲悄悄话,和我亲吻……

&emsp;&emsp;梦境按着我的意识发展,缠绵过后,她红着脸娇俏可人的样子,抓着我胸口的衣服抬头看我,眼睛湿漉漉的,含着脉脉情意,嘴巴微启,喊的是:

&emsp;&emsp;“易修文……”

&emsp;&emsp;我猛地惊醒。

&emsp;&emsp;多可怜,连梦里都想不到我和她的未来,连梦里主角都不是我。

&emsp;&emsp;我抬起手臂覆上眼睛,呼吸慢慢平稳,心痛的真切。将装满我猥琐心思的内裤脱了下来,扔进垃圾桶。

&emsp;&emsp;不那么清醒就好了。

&emsp;&emsp;……

&emsp;&emsp;我从未想过去插足或者去打扰他们,只是心里一直还藏着一丝期待和不甘心。甚至恶趣味地想看看要是苏烂知道我对她的心思,她会是什么反应。

&emsp;&emsp;所以在茯苓山脚下,我让她看到了我钱包里的照片。

&emsp;&emsp;对,我是故意的。

&emsp;&emsp;她明显的慌乱,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还给我。没说几句话,又好像有意无意跟我表明了态度,她就跑回了易修文身边。

&emsp;&emsp;那日之后,我能感觉到她在躲着我,对上我的视线也会马上避开。

&emsp;&emsp;早就想到的后果,我该死心。

&emsp;&emsp;高叁那年,他们高考结束后,我独自坐上了去美国的飞机。去美国这件事,是从茯苓山回来那天就开始筹备的。

&emsp;&emsp;我以为就这样了,他们相爱,般配,结局必然是美好的。我独自在美国,也常常会想起在地球那边的她。刻意不去联系他们,只有在偶尔深夜,情绪爆发时会忍不住给她发条消息,也就是问问近况,不敢再问些其他的。

&emsp;&emsp;她从未跟我提起过他们分开的事。

&emsp;&emsp;我知道他们分开,还是偶然间翻到国内的一篇报道,上面是易修文和另一个女人的婚讯,已经是几个月前的消息了。

&emsp;&emsp;我几乎没法控制住自己,跑回家的路上我打了电话给叶清,电话那头的叶清叹了口气,和我说了他们发生的一切。一刻也等不了,买了最早的航班就要回国找她。

&emsp;&emsp;好久不见,真的好久不见。她没怎么变样,还是我心里的那副样子,少言少语,有些冷淡。

&emsp;&emsp;我向他们表明了这次回来的立场,我怨易修文,我觉得是他没好好把握好她,是他没好好照顾那个女孩。

&emsp;&emsp;我开始有所行动,像是要把上学时没来得及做的加倍对她做,跟在她身后,赖在她身后,她还没放下他我自然是知道的,可那又怎么样?至少这次,我得努力一下。

&emsp;&emsp;后来就发生了那个意外。

&emsp;&emsp;原谅我实在不愿在提起。要真要说的话,大概就是,我毁了她。

&emsp;&emsp;我从来不信命运或者缘分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,后来我有些信了。我和苏烂大概是真的没缘分,我命里没那个好福气。所以老天给了我们一记重创,让我彻底断了念想。

&emsp;&emsp;我将那张照片送给了她,连着这么多年我没机会对她说出口的情意。

&emsp;&emsp;我知道那个女孩,一定会帮我好好保管。

&emsp;&emsp;…………

&emsp;&emsp;飞机落地,一边的叶清拱了拱我:“别睡了,到了。”

&emsp;&emsp;我睁开眼,起飞时是白天,十几个时辰过后还是白天。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起身拿着东西跟在叶清身后下了飞机。

&emsp;&emsp;一个月前易修文来了电话,跟我们说苏烂生了个大胖小子,这不她刚出月子,叶清就拉着我飞到美国来见见这个还未碰过面的干儿子。他那个兴奋程度,简直比自己得了儿子还要高兴。

&emsp;&emsp;说起他来,自从和白玫离婚后,好像变了一个人。要沉稳了许多,不再没个正经。

&emsp;&emsp;说实话,从一开始我就不看好他和那个白玫。不合适,是真的不合适。

&emsp;&emsp;他们会结婚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,他们离婚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内。

&emsp;&emsp;刚离婚的那段日子,他找我喝过几次酒,跟我说了些他们的事。

&emsp;&emsp;说结婚之后白玫就变了,变得忧心忡忡,老是怀疑他。天天就是因为一些琐事跟他吵跟他闹,后来他是真的有点烦了。

&emsp;&emsp;一直没要孩子也是因为这个。他得承认,不光我们,连他对自己的婚姻也没有信心。

&emsp;&emsp;这便是最大的问题了。

&emsp;&emsp;他家里不喜欢白玫他是知道的,可是他不知道家里还给白玫那么大的压力,后来还是苏烂有意无意的跟他说起这个,就因为他不要孩子。

&emsp;&emsp;他才知道白玫这些年是真的很累,他说是他亏欠她的。

&emsp;&emsp;确实。

&emsp;&emsp;后来他决定要孩子,可这孩子没保住,连同他们的婚姻,一块儿没了。

&emsp;&emsp;他当时已经醉了,撑着头这样对我说的:

&emsp;&emsp;“要怎么说我和白玫呢……”他想了一会儿指着我说:“就比如你和苏烂,你们俩的缘分,就是两条平行的线,永远挨不到一起。我和白玫呢,就是两条横着斜着乱窜的线,相遇之后,短暂的交过,最后,只会越走越远……”

&emsp;&emsp;我有些不痛快,又一想,他说的好像没什么毛病。

&emsp;&emsp;他还跟我说,他们婚姻里还有一个大问题,隐藏的很深的大问题。

&emsp;&emsp;就是程珦。

&emsp;&emsp;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我只在高中时听苏烂提起过几次,再就是这次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