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E融小说>都市言情>暖色烂文(1V1)> C27就蹭蹭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C27就蹭蹭(1 / 2)

</dt>

&emsp;&emsp;第二十七章

&emsp;&emsp;“好。”

&emsp;&emsp;得了准话,苏烂捧着他的脸,在他唇上轻轻啄了几下,时不时伸出小舌头舔一舔。

&emsp;&emsp;唇上湿软,带着些淡淡的酒气,还有她身上清新好闻的香味。

&emsp;&emsp;易修文喉结滚动,闭上眼睛,唇口微张,那香软的小舌头就迫不及待滑了进去。

&emsp;&emsp;迫切,又毫无章法的。

&emsp;&emsp;手放在她腰间,将她搂地更紧,和她胡作非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。

&emsp;&emsp;窄小的空间内到处是暧昧的气息,苏烂早已再这个吻中迷失,口腔内的空气不断被掠夺,只觉得整个人又昏又沉,软下身子时臀瓣不小心碰到他身下支起的硬挺

&emsp;&emsp;“嗯……”只这一下,她就忍不住嘤咛出声。

&emsp;&emsp;整个车子不着痕迹地晃了一下,易修文终于放开了她,沉着眸子往前坐看了一眼,然后拉下了车上的挡板。

&emsp;&emsp;这实在怪不得司机师傅,只是苏烂这突然的娇哼……实在是……太媚了……

&emsp;&emsp;饶是开了十几年车,坐怀不乱,心性坚定的司机师傅也乱了阵脚。

&emsp;&emsp;苏烂趴在易修文怀里喘着气,可喝酒的人哪能就这么安分下来,杵在小腹上的东西实在是无法忽视,作祟的小手往下,隔着裤子握住了他。

&emsp;&emsp;“嘶……”易修文猛然抽气,全身所有的感觉都往她抓着的地方涌去。

&emsp;&emsp;“嘻,又硬了。”她隔着裤子,顺着棍身上下摩挲着。

&emsp;&emsp;胆子也太大了。

&emsp;&emsp;抓住了她作乱的手,哑着声音:“别乱动了。”

&emsp;&emsp;“我就摸摸…”她抬头看他,眼里满是娇嗔。

&emsp;&emsp;易修文抵着她的额头,亲了亲她的鼻尖,连哄带骗的:“我受不了,松开来,好不好?”

&emsp;&emsp;她笑了起来,凑近他,手上的动作不停,暧昧旖旎地问他:“受不了什么啊?”

&emsp;&emsp;“苏烂……”真想操她。

&emsp;&emsp;她抓着他的一只手,放在自己一只乳上“你也摸摸我呀……”

&emsp;&emsp;然后扯开他的皮带,钻到内裤里握住了那东西。

&emsp;&emsp;大手开始用力揉捏她的胸,她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声喘着,又凑到他耳边,跟刚才说悄悄话一样

&emsp;&emsp;“好大啊……我一只手都握不住……”说完她感觉到手里的东西不着痕迹地跳了跳,比之前更大了。

&emsp;&emsp;她又挺了挺胸:“我的…大吗?”

&emsp;&emsp;易修文隔着衣服揉她,一只手正好能握一只“嗯。”

&emsp;&emsp;“那你喜欢&emsp;&emsp;我这样的…嗯……还是,刘颖那样的?”她上下撸动着易修文的肉棒,断断续续的说。

&emsp;&emsp;“刘颖?”易修文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说起刘颖来了

&emsp;&emsp;“嗯…她那么大,一个&emsp;&emsp;都快顶我两个了……男生&emsp;不都希望&emsp;&emsp;越大越好的……”

&emsp;&emsp;易修文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今天几乎都没看刘颖一眼,根本没注意她有多大,合着这丫头在自我膈应呢

&emsp;&emsp;在她唇上亲了一下: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,一只手,刚刚好。”

&emsp;&emsp;苏烂心里雀跃,抬头去亲他,又缠绵了好久,她喘着气,手指轻轻剐蹭着他的龟头,低头看,那小眼吐了些液体出来。

&emsp;&emsp;只能说,喝酒了之后,胆子是真大。

&emsp;&emsp;“我也湿了……”她嗲着声音“很湿,总觉得要流下来了……还有点痒…”然后抬眼看他

&emsp;&emsp;“我可以坐上去吗?”

&emsp;&emsp;易修文心口一顿。

&emsp;&emsp;她穿着冬季的呢绒连衣小短裙,现在跨坐在他身上,裙摆缩到了大腿根。

&emsp;&emsp;出门时易修文就说过她,虽然好看,可实在是不保暖,她说反正都在室内,就由着她了。

&emsp;&emsp;现在倒是方便她了。

&emsp;&emsp;易修文屏着呼吸,看着她的动作,她慢慢支起身子,握着他的那东西,往身下塞

&emsp;&emsp;抓住了她的手,制停了她的动作。

&emsp;&emsp;“明天酒醒了,你会后悔的。”易修文仿佛已经预感到了明天她酒醒后悔不当初的样子。

&emsp;&emsp;“唔……我就蹭蹭,不进去,好不好?”

&emsp;&emsp;“???”这不是男生说的话吗?

&emsp;&emsp;“我就试一试什么感觉,好吗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。

&emsp;&emsp;易修文忍无可忍,按着她的后脑吻了下去,一只钻进了她裙子里。

&emsp;&emsp;果真和她说的一样,湿的不行,已经有几滴骚水挂在腿根,几乎要流下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